首页 > 社保 > 养老保险 > 正文

天津将试水以房养老 老人额外获得商业养老金

社保网发布时间:2017-11-16来源:职场百科网综合整理

11月14日为加快本市商业养老保险发展,进一步促进社会保障体系建设,提高全社会养老保障水平,昨天,天津市政府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商业养老保险促进养老保障体系建设的实施方案》。

天津将试水以房养老 老人额外获得商业养老金

《实施方案》提出了一个小目标

到2020年,商业养老保险成为个人和家庭商业养老保障计划的主要承担者。

引人注目的是《实施方案》中提出天津将试水以房养老!“积极落实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政策,支持商业保险机构向有需求的老年群体提供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产品和服务。”

简单说,就是老人把自己名下的房产抵押给保险公司,在房屋产权仍归老人所有的情况下,保险公司根据房产的价值,按比例每月向老人支付养老金,直到老人去世为止。

需要注意的是,享受政策的过程中,老人仍然可以居住在此,对房屋仍然拥有占有权、使用权、处置权等权利直至身故。

老人去世后,如果已经支付的养老金超过了房产的价值,那么亏损由保险公司承担;如果已经支付的养老金低于房产价值,则老人的继承人可以选择付款取消房屋抵押,也可以选择将差值部分取现。

2013年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提出“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并由此引发舆论广泛关注。

2014年7月1日,保监会在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正式开展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保险版“以房养老”正式宣告开闸。

目前,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试点范围已扩大至各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以及江苏、浙江、山东和广东的部分地级市。

其实,老年人住房反向抵押养老保险在欧美发达国家已经运行了几十年,它能够把难以变现的房产,变成老人稳定的经济收入,因此,对收入不高、自己又有住房的老人来说,能够很好地改善晚年生活的质量。

继承人怎样才能拿回房产?

记者在某保险公司总部找到了反向抵押的精算师王妍,她告诉记者,以房养老反向抵押是微利运行,目的就是为了向老人提供更多的选择,因此,继承人只需要向保险公司偿还已经支付的养老金,支付很低的利息,就能取消房产抵押。

他们的费用很低,利率也只有5.5%。她还告诉记者,和国外不同的是,如果抵押的房产未来升值,那么升值部分的收益也归老人的继承人所有。同时以房养老反向抵押产品,还能帮助老人的家庭抵抗房价下跌的风险。

王妍表示:“比如说我打个比方,这个房产我们已经向老人支付了100万,但是未来这个房产只价值了50万,其实我们保险公司做这块是亏损的,这部分不需要由老人继承人承担,这部分由我们保险公司自行承担。”

以房养老案例

1、

2014年,北京开始试点以房养老反向抵押,康锡雄抢先第一个报了名。

康锡雄夫妇的女儿多年前就去世了,老两口除了这套房产外,没有什么积蓄,一个月退休金加起来有7000多元,月收入看起来不少,但夫妻俩总有说不清的危机感,因此有钱也不敢花。

在康锡雄看来,人不能成为资产的奴隶,资产是为人服务的,他要把自己的房产盘活,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2014年,康锡雄的这套房子评估为305万,在夫妻俩有生之年,他们每月都会收到保险公司支付的9100多元养老金,每月收入从7000多元变成了16000多元。

老两口还算了一笔帐,以后住进养老院后,这套房子每月还能有5000元的租金收入,总的加起来一个月的收入能够高达21000元,基本能够支付养老院的费用。在彻底没有后顾之忧后,两位老人开始圆青年时期就做的梦,出国旅游,好好看看大千世界。去年,他们去了德国旅游,今年又花了六七万元,去了北欧三国,并计划明年去美国和俄罗斯。

2、

同样通过以房养老提高了生活质量的还有广州的谭淑仪。谭淑仪房产在自己名下,她没有儿女,独身一人。办理了以房养老后,保险公司每月向她支付1900多元,直到去世为止。谭淑仪每个月的收入也因此从2500元迅速上升到4400元,手头宽松后,谭淑仪很快展开了她的新生活。第二个月,她就买了台4000多元的空调。最近十年,由于经济拮据,谭淑仪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也没有外出旅游过。现在有钱了,她开始给自己买新衣服,偶尔会参加每次花费1000元左右的旅游团。

办理以房养老反向抵押后,谭淑仪还有一个意外的发现,她的这套房屋只是抵押给保险公司,但产权还是自己的,因此,未来她住进养老院后,这套房屋每月还能有2000元的租金收入,那时她的月收入将达到6400元,住进收费不高的养老院基本也够用了。

某保险公司广东分公司以房养老项目高级专员王苏表示:“最多的一户是每月领取29000多元,最低的一户是领取1884元。人均从我们这领取的收入是9000多元每月,相当于我们广州市上年度,社会平均工资的1.35倍。”

王苏坦言,目前在广州已经办理以房养老反向抵押的老人几乎都是孤寡老人,而有子女的家庭,参加这种产品的是凤毛麟角。